麻豆传媒操天天操

收起手机后,张芷澄也不再喝鸡汤了,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美女出神的模样,别有一番韵味。

“表姐跟说了什么?”陈轩随意的问道。

张芷澄回过神来,白嫩的双颊勾出两个小酒窝,道:“我表姐说,等她再次来省会,就好好奖励。”

“以为我听不到们的对话吗?表姐要替她奖励我。”陈轩笑吟吟的道。

张芷澄佯嗔道:“偷听我们的私房话,也不害羞!不过这次确实做得很好,我决定给一点奖励。”

说完,便抽了一张纸巾擦擦嘴唇,然后站起身走到陈轩身边。

和陈轩一起经历过这么多日子,一些亲昵的举动,张芷澄已经不觉得紧张害羞。

她挽了挽洗澡后随意披散的秀发,微微低下头来,樱唇在陈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然后迅速抬起头来,俏脸上是无法掩饰的娇羞,娇艳无双。

“就这点奖励啊?”

陈轩顿觉好笑,吃过肉的他对这种蜻蜓点水式的亲吻,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俏皮美女闺房销魂夺魄

尽管张芷澄的主动,让他有些许惊讶。

但却远远不能让他满足。

“什么叫这点奖励?本小姐的吻可是很珍贵的好不好!”张芷澄似羞似嗔的白了陈轩一眼。

陈轩忍着笑意,摇摇头道:“这叫小鸡啄米,不叫亲吻。”

“去的小鸡啄米!”张芷澄顿时一脸羞气,伸出粉拳捶了陈轩一下,旋即又道,“这样的奖励都不满意,还想怎么样?”

“唔,可以由我自己提要求不?”陈轩嘴角勾起坏坏的笑容。

张芷澄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了,不过她现在可不怕,咬了下樱唇道:“尽管提,但本小姐答不答应,就另说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陈轩勾着笑容继续说道,“一直都叫我什么流氓、色狼、大猪蹄子,今天就叫一声轩哥来听听吧。”

张芷澄一听,俏脸立刻浮现两朵红晕。

这么肉麻的称呼,让她如何叫得出口?

“我、我不要……”张芷澄娇躯微微僵硬的站着,由大小姐转变为一个羞涩的小姑娘。

陈轩故作失望的叹了一声:“唉,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答应,看来一直把我当作外人。”

“我、我才没有!”张芷澄脱口而出,反驳道,紧接着她咬了咬银牙,仿佛下了决心似的,抿着樱唇道,“好吧,轩哥!”

陈轩听得心神微微一荡,这声轩哥真是叫到他心里去了。

“真好听,再叫几声来听听。”陈轩心情无比的舒爽。

“轩哥,轩哥,轩哥!”

张芷澄叫出第一声的时候,就彻底放开了。

陈轩提出这么简单的要求,反而让她觉得意外,她本以为这家伙会趁机占便宜……

“啊!”

张芷澄突然一声娇呼,发现自己被陈轩拉到了他的怀里。

刚刚以为陈轩没有趁机占便宜,没想到现在就应验了!

张芷澄顿时羞气交加,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任由陈轩抱着。

在听到张芷澄那样叫他的时候,陈轩情动了,因此不客气的把这小美妞抱入怀中。

而张芷澄一反常态的乖顺,也让陈轩觉得诧异。

现在张芷澄完全不反抗,陈轩更加大胆了,一只手捏着她小巧的下巴,把张芷澄的小脸转过脸。

两人四目相对,张芷澄一颗芳心普通乱跳,仿佛上了高速。

陈轩不客气的吻了上去,直把张芷澄吻得俏脸发红,娇艳欲滴。

正当张芷澄被吻得意乱情迷,无比紧张陈轩会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时,陈轩放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道提示音。

张芷澄从迷乱中回过神来,一把抓起陈轩的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一条信息。

“帅哥,这么晚睡了没?”

这条尴尬的信息,让张芷澄心生恼怒,而陈轩也是有些尴尬。

是那个自称豪门深闺少妇的“深院锁清秋”发过来的。

“好啊,个大猪蹄子,还跟女人在微信上聊骚是不是?”张芷澄蹭的一下从陈轩怀中挣脱,站起身来,仿佛母老虎盘问妻管严似的说道。

陈轩摊了摊手,嘴角挂着无奈的笑意道:“这个给我发信息的是骗子,不要误会。”

“骗子?以为本小姐好哄啊,这么花心,肯定是和这个女人聊骚!”张芷澄气呼呼的说道,开始翻看起“深院锁清秋”的个人资料来。

不过她却翻不出什么信息。

难道自己真的误会陈轩了?

“先把手机还给我。”陈轩伸出一只手。

张芷澄也不好随意翻看陈轩的聊天记录,把手机递过去说道:“那么紧张干吗?还给就还给。”

陈轩没有多做解释,给“深院锁清秋”回了个信息:“我睡了,不用回我了。”

“帅哥,睡了怎么回我信息?明明就没睡嘛!”屏幕上,立马跳出回复。

这下张芷澄又起疑了,既然是骗子,陈轩为什么不拉黑对方呢?

难道这个“深院锁清秋”真是女人,看上了陈轩?

“陈轩,一个骗子,和他聊那么多干什么,不干脆删了。”张芷澄试探性的说道。

陈轩却是腔调慵懒的回应道:“我这不是平时无聊吗?和这个骗子玩玩反套路,纯当消遣。”

“我明白了。”张芷澄一副明悟的模样,坐回座位坐下来。

“明白什么了?”陈轩一边和“深院锁清秋”有一句没一句的发信息,一边好奇的问道。

此时张芷澄充分发挥她女人和医生的特长,头头是道的分析道:“陈轩,像这样身手强悍的男人,平时肯定精力过剩,需要找些发泄的渠道,所以才会在微信上聊骚,想和女人约……约那个对不对?”

“额,想太多了。”陈轩当然张芷澄没说出来的词是什么。

听陈轩这么回应,张芷澄反而露出关怀的眼神:“陈轩,我和一样是医生,所以我能理解有某些方面的需求,也不要太压抑自己。”

“那对我约那个没有意见了?”陈轩似笑非笑的说道。

张芷澄忍不住给了陈轩一个白眼:“当然有意见,怎么能随随便便和其他女人约那个呢!”

“唉,没办法啊,在同学朋友面前,嘴上说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又没有做女朋友该做的事情,我总不能自己憋坏了是不是?”陈轩故意叹气,实则是想逗逗这小妮子。

张芷澄听得脸色一红,同时内心也升起一丝歉意。

从她第一次见到陈轩,把陈轩当挡箭牌开始,两人的关系不断升温,已经算是情侣关系,甚至现在还同居一屋了,但张芷澄确实从来没履行过女朋友的指责。

现在想到陈轩在微信上聊骚,还有个香蝶蜜在不断勾引他,张芷澄内心的危机感越来越深了。

“就算是男女朋友,总不能那么快就……毕竟还没结婚呢。”张芷澄开口,声音变得很轻。

她以前从没谈过爱,在男女之事上自然很保守。

听张芷澄这么说,陈轩唇角勾起:“我只是跟开开玩笑而已,我们男的有五姑娘陪伴,怎么会被憋坏呢。”

“什么五姑娘……”张芷澄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明白陈轩在说什么之后,语带羞气的娇嗔道,“要死啊,在我面前说这个,也不知道害臊!”

“咳咳,很晚了,洗洗睡吧。”陈轩把鸡汤喝完,站起身来,准备去洗个澡睡觉。

这时,张芷澄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陈轩,明天我们去一趟庐云山吧,我听说山上的庐云寺很灵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