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懂你更多app在线观看

【 .】,精彩免费!

“嗯。”蓝草懒懒的应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夜殇深沉的目光落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那里是安宁的睡容,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她那双平日里总透着讥笑和淘气的眼睛。

“这张脸果然不一般,追求者甚众啊。”夜殇感慨的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怀里女子精致的皮肤。

追求者?

前方开车的沙凌的心咯噔了一下,忍不住从后视镜里观察自家老板的表情。

老板该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

那个叫钟添的小子的事,他要不要主动告诉他呢?

沙凌本来是想隐瞒钟添向蓝草告白的这件事的,毕竟自家老板最近棘手的事情比较多,可不能让他知道有人对蓝草一见钟情。

否则以夜殇对蓝草的态度,他一定会分心处理钟添的事的。

可那叫钟添的小伙子毕竟还是个在校大学生,要是自家老板一出手,说不定那小子就要从此跟这所大学无缘了。

还好,夜殇最后也没有吩咐他做什么,而是静静的凝视着熟睡了的蓝草,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纯纯萱萱静谧而优雅

蓝草这一睡,就睡得昏天暗地,连到家了她也没有醒来。

最后是夜殇抱着她回房间的。

等她醒来,已是华灯初上。

卧室里就她一个人,夜殇不见了踪影。

蓝草起床洗漱了一番,就推开了书房的门,以为夜殇会在那里,结果还是没有见到他。

不过蓝草在他书桌上看到了一张小便签,上面写着“女人,醒来给我电话!”

短短的一行字让蓝草蹙眉。

这张纸条分明是给自己留的嘛,可为什么他要放在书房的书桌上,而不是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或者是卧室的任何一个地方呢?

他怎么知道自己找不到他,就会到他的书去找?

忽然之间,蓝草有种浑身都被某人看透的感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哼,醒来给他打电话?

哼,她偏不!

蓝草撇撇嘴,就哼着歌儿下楼去了。

肚子饿了,她要补充能量,否则饿坏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可就不好了。

其实,中午到学校走了一趟以及跟夜殇在车上说开之后,蓝草也看开了。

什么爱情,什么爱啊不爱的,她都不在乎了。

现在要不要回学校继续上学,她也不在乎了。

她现在最在乎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既然决定了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就要做个快乐的准妈妈,享受孩子在她肚子里成长的过程,做一个漂亮又幸福的年轻妈妈。

她现在才二十岁,想想等她四十岁的时候,就有一个跟她现在一样大的男孩或者女孩喊她妈妈,那该是多么骄傲的事啊。

到那时候,他们母子母女上街,别人肯定会认为他们是姐弟或者是姐妹。

呵呵,只要想到那个情景,蓝草就忍不住发笑,并且疯狂的想象未来的自己是怎么一步步锻炼成为辣妈的。

辣妈?

呵呵,她喜欢这个称呼。

当然,要想当一个让孩子骄傲的辣妈,那她还得有点本事才是。

毕竟孩子的父亲似乎并不想和她成为真正法律意义上的夫妻携手度过这一生,所以她不得不考虑以后自己和孩子被夜殇抛弃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没了男人,她和孩子的生活还要继续,她必须活出自己的样子来,让自己的孩子骄傲自己有一个漂亮又能干的母亲。

漂亮,是她天生的。

但是能干,她还得学习一些本事才对。

所以,她必须迅速的做出决定,要么现在就回学校继续上课,毕业后拿到律师资格证并且成立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做个美貌和才干于一身的女强人。

当然啦,她设想的未来很美,但要实践它,那肯定不会那么容易。

所以她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未来更加美好。

今天,她和夜殇在车上的一番话让她领悟了,男人是最难琢磨的动物,女人不能依赖男人,否则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方姨一见到蓝草,就笑眯眯的,“蓝小姐,您下来得正好,我正要把刚刚熬好的鸡汤端上去给您呢。”

“方姨,我跟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叫我蓝小姐,叫我小草就好了,还有,是我的长辈,所以请不要对我用敬语了,那会让我很不好意思的。”

‘那怎么行?夜少吩咐我,要我在面前注意自己的身份的。’

“别管他,就听我的就好,不然我听一口一个蓝小姐的喊我,我会觉得自己像是站在大街上拉男人的那些站街女

……”

‘哎呀,蓝小姐您可不要这么做您自己,好吧,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喊小草,说可好?’方姨最终还是妥协了。

蓝草满意的笑了。

她在餐桌前坐下,一勺勺的喝起温暖的鸡汤来。

方姨恭敬的站在她身边,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小草,早上给夜少送的早餐,他吃了吗?”

“嗯,吃了。”蓝草吞了一口美味的鸡汤,然后笑着抬头,“方姨,不得不说煮的南瓜粥魅力可大了,夜殇那么傲娇的一个男人也抗拒不了煮的南瓜粥的味道,把保温盒里的粥喝得一点都不剩呢。”

“那就好,呵呵,我还担心夜少因为晴晴的事而对我不满呢。”方姨笑呵呵的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

“张晴晴?”蓝草把汤碗放下,抬头看着方姨,‘方姨,今天张晴晴有跟说起她在公司的事吗?’

‘没有啊,晴晴是不是做错什么事而被夜少惩罚了?’方姨直接问道。

她和张晴晴不愧是母女啊,一下就猜到张晴晴在公司做错了事。

原来,张晴晴还没有把她被解雇的消息告诉方姨啊。

蓝草一边低头喝鸡汤,一边思索要不要把她和张晴晴闹翻的经过告诉方姨。

她主动说,比张晴晴添油加醋的告诉方姨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蓝草开口,‘方姨,其实我和张晴晴……’

蓝草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响起了汽车刺耳的刹车声。

方姨咧嘴笑了,‘我看是晴晴回来了,我看到她的车了。’